先有曲?先有詞?這個爭論沒意義

      發布時間: 2019-10-28 10:44:21       來源: 鄂爾多斯日報都市版       責任編輯: 許燕梅

  關于流行音樂行業的創作流程,一個令聽眾們一直頗為好奇的問題是:在創作人寫歌的時候,通常是先寫曲子還是先寫歌詞?對于這個議題有一些網友提出了華語歌壇中以先寫歌詞為主流的觀點,認為是先寫詞,再譜曲,只有為數不多的創作者才會反過來。以筆者在華語流行音樂行業中工作所觀察到的情況而言,這個結論基本上是錯誤的。

  先有作曲是常態,但也有特殊情況

  拋開“先寫曲和先寫詞哪個更好”這樣的價值判斷,可以確定的事實是,在英美、日韓和華語的流行音樂產業中,至少有70%以上的歌曲都是先有成型的作曲,再在此基礎上填寫歌詞。有時候創作者會先想到一兩句歌詞并以此為主題刺激整首歌曲的創作,但先寫下整首歌詞,然后在詞的基礎上去譜曲的情況是比較少的。這樣的情況多見于歌手想要將自己的一首詞作發展為歌曲,但本身并不具有作曲能力,或是不會作曲的金主花錢邀請作曲人為自己的詞作譜曲的場合,也就是詞作一方作為甲方對整首歌曲有較大主導權的情況下。或是在一些秉持著“互聯網思維”的音樂公司需要緊追著熱點話題來創作快餐歌曲的情況下。

  客觀上來看,以一個既能作詞又會作曲的創作人而言,通常在寫作歌曲時會選擇先作曲。因為作曲對一首流行歌曲來講,包含了速度、節奏、旋律線條、和聲等大部分能夠表達作品情感的元素,而又不像歌詞對情感的表述那樣精確。那么這種有所約束又并不完全精準的框架就為填詞留下了一定的發揮空間,而如果先寫歌詞,由于文字的表意比音符更準確,那么給到作曲的指示就會太過具體,創作的空間會變得相對較小。

  先曲后詞在中國有著悠久傳統

  從歷史角度看,流行音樂先曲后詞無疑有著悠久的傳統。從宋元時代開始,詞人們就是依照既有曲牌的格式去填寫出作品,并交付給歌手演唱。而到了民國時期,根據歌手姚莉的口述,上海的流行歌曲也主要是先由作曲人譜出旋律,并和填詞人溝通歌曲中的情緒,然后由填詞人填出具體歌詞。存在著鮮明分工的流行歌曲產業中,先曲后詞始終是一種較為普遍的現象。

  究其原因,一個觀點是:在各個時代,音樂教育相對于文字教育始終是更為小眾的學科,這導致具有持續、產業化的作曲技能的作曲人常常是比作詞人要少。在文學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的現代社會更加如此。由于人們對文字的駕馭能力更強,所以根據作曲來調整歌詞往往更簡便,甚至并非專業的作詞人也能寫出經典的歌詞——例如名曲《新不了情》的歌詞,就是當時擔任唱片統籌的黃文輝用“黃郁”的筆名寫就的。

  作曲優先是產業發展形成的習慣

  從產業角度看,作曲優先是產業長期發展形成的經驗和習慣。在行業的認知習慣中,作曲具有更高的技術門檻,也能包含“歌曲”的本質。例如你聽到《菊花臺》的鋼琴演奏版本依然會認可它是作為歌曲的《菊花臺》,但如果將它的歌詞進行朗誦,它就不再是一首歌曲了。綜藝《中國好歌曲》并不要求選手的作品一定要是自己作詞,但卻一定要求是自己作曲,而一名“唱作歌手”通常被認為既能演唱,又會作曲。許多才華出眾,受到過較好音樂教育的唱作歌手可能在文字上并沒有很好的把控能力,或是本身長期在國外生活,而整個作品的運營又是圍繞這名歌手而展開,那么由歌手先作曲,然后再找人來填詞就是再自然不過的操作。

  當然,先曲后詞的狀況很多時候也是條件所限。并不能代表一首歌曲中作曲在價值上就比作詞重要。詞曲之間的相互成就對于任何一首受到歡迎的歌曲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而在具體的創作中,如果詞曲都由同一人完成,那么詞曲同時創作或是交替創作的現象也很常見。很多時候,如果一個創作人的作曲陷入了某種自我重復的窠臼,那么嘗試先作詞,利用不熟悉、不規整的句子長短和歌詞格式,也可以對作曲進行引導,這不失為一種避免自我重復的好方法。

  盡管為大家介紹了產業中詞曲創作的先后順序事實是如何,并解釋了這種現象存在的原因,但實際上,爭論“應當先詞后曲還是先曲后詞”是一件沒有太大必要的事情。每一首好歌的創作過程都是復雜而細膩的。太多針對宏觀優劣的討論只會削減對細節的關注。倒不如放松身心,好好聽歌就好。

  據《新京報》



友薦云推薦

6十1开奖结果查询